• <ruby id="csjuc"><em id="csjuc"></em></ruby>
    1. <ruby id="csjuc"><em id="csjuc"></em></ruby><acronym id="csjuc"><blockquote id="csjuc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      母親的升子
      打印

      雖然母親已故二十余年了,但母親的那口升子卻令人記憶猶新。每當想起母親,自然就會想起那口升子,因為它記錄著當時家庭的生活及人生的風雨。

      升子是過去陜南農村常用的一種量具,主要用于盛裝糧食,由五塊木板組成,周圍為四塊梯形木板,底座是一塊方形木板,口大底小。十升為一斗,一斗為三十斤,一升大概可以盛裝三斤糧食。

      那時生活困難,家中沒有余糧,尤其是白米細面更是少得可憐。陜南人熱情好客,家中來了客人,即使沒有好米好面,也要通過佘借招待客人,等到自家有了新米新面再去歸還。還有,農村大凡小事送禮,送的主要也是糧食。在這借來送去的過程中,升子發揮著重要的承載作用。

      母親的升子是什么時候有的?已經無人知曉,據說是從祖母手上傳下來的,它是由上好的木板做成,但由于幾代人長期使用,被磨得油光亮滑,儼然成為一件工藝品。

      那天,三舅來了。母親想做頓白米飯好好招待他,可是家中已經沒有米了。父親在堂屋陪三舅聊天,母親則拿著升子悄悄從側門出去了,不一會兒就借回一升米。農村有種“升平斗滿”的說法,意思是用升子裝東西裝到平口就行了,而用斗量東西必須高過斗口,裝得滿滿的。這回借的自然是平平的一升米,但是過些天還米時,母親卻把升子裝得滿滿的。我有點不高興了,說借多少還多少,為什么要還的這么多呢?母親對我說,做人要厚道,不能斤斤計較,在你困難的時候人家幫助了你,應該心存感恩,知道報答,借平還滿,心里才會踏實。

      記得這是周日,表姐來了。表姐長辮子大眼睛愛吃油饃,母親很喜歡,她想做頓油饃給表姐吃,可是家中白面所剩無幾。哥哥在堂屋陪表姐說話,母親又拿著升子從側門出去了,不一會兒功夫就借回一升平口麥面。母親做飯的手藝百里挑一,油饃烙得白里透黃,表姐吃的心花怒放,我們自然也沾了光。到了還面的時候,母親還是把升子裝的滿滿的。這也就罷了,令人想不通是她竟然把特級粉還給了人家。那時農村推磨,麥子至少要推三遍,第一遍用面籮篩出的是特級粉,后面幾遍推出的就是普通粉了。特級粉既好又白,普通粉要差一些,借面一般借的都是普通粉。我說,特級粉還給人家有點可惜,母親對我說,鄰里之間要互敬互愛,人敬你一尺,你敬人一丈,我們要時刻記著別人的好處,滴水之恩要涌泉相報啊!

      大哥結婚那天,村里家家戶戶都來恭賀。村上那個困難戶也來送禮了,禮房先生湊在母親耳旁悄悄說,這家伙送來的那瓶柿子酒其實是一瓶水。母親微笑著說,就在禮簿上寫一瓶酒好了。后來遇到那個困難戶家里過事,大人安排我去送禮。我說,我們也裝上一瓶水送去算了。母親生氣地說,咋能這樣想呢?當時人家有難處,只要人來心意到了就行了,不要老記著那瓶水的事。我們要記住別人的好處,不能老記著別人的不足,何況我家的日子比他家過得好些,我們應該時刻關心他幫助他,而不能歧視他記恨他,做那種以牙還牙的事情。說完,母親找來一個空酒瓶,灌滿一瓶柿子酒。然后母親又拿起升子,裝滿一升玉米倒進我的書包,讓我去那家上事。

      母親的升子不僅自己用,還經常借給鄰里用。后來,時間長了,升子用壞了,母親就拿著祖傳的一只香爐當升子。說來也巧,那只香爐的大小和升子的大小基本相同,所不同的是香爐更漂亮,更珍貴,是一件青花瓷做的工藝品。母親彌留之際,我不在身邊,她老人家一再叮囑姐姐,要把香爐交給我。

      我知道,母親給我留下的不僅僅是香爐,而是那口升子,那里有母親的生活,母親的故事,還有母親的人格,母親的教誨,更重要的是有母親的精神和我們的家風,她想讓我將其好好保存下來,留給自己,傳給子孫。(旬陽縣紀委監委)


      上一條:使命與擔當:速寫紀檢工作
      下一條:如茶般淡然清廉
      韩国三级片